心向敦煌的永恒魅力——曾浩敦煌油画作品初探
 日期:2013-04-28 浏览:4191

心向敦煌的永恒魅力

                                         ——曾浩敦煌油画作品初探

                                                        

                                                                     中国美协敦煌创作中心主任  王无际

 

  青年画家曾浩是敦煌创作中心在全国众多画家中发展的创作委员之一。敦煌中心发展的所有创作委员至少有三点是一致的,一、浓厚的“敦煌情节”;二、鲜明的“敦煌风格”;三、自身的“创作实力”。无疑曾浩是众多创作委员中较为突出******的,在油画领域里也是独树一帜。


  出生在四川自贡市的曾浩,曾经进修于四川美术学院,自幼酷爱画画,但其在父亲的影响下,从执笔涂鸦到热爱执着,虽后来在生活上经历了诸多的坎坷,但也磨练铸就了他从不服输的决心和勇气。时下,当众多青年画家卷入现代先锋艺术的各种派别和注意的洪流大潮中,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出于对本土文化的眷恋,曾浩一直有着自我的判断和清醒的认识。凭藉着天生特质与聪慧,凭藉着对古典传统绘画的沉醉与痴迷,曾浩执着地选择了不为“热闹”的古典艺术之旅从事创作,一直走着一条不为寻常的求学求艺道路。


  20世纪90年代初期,曾浩首次到敦煌考察、观摹,敦煌艺术的恢宏气势和博大精深,在其心灵深处产生强烈的触动与震撼。以后曾浩曾多次多佛教艺术圣地敦煌考察,每次他都以一种“朝拜”的心情投入。旷世千古的敦煌艺术历经艺术家的长期创作,在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表现样式。由于早年曾浩经历了国画基础的学习,从而也经历继承了线描造型和以形写神等民族艺术的优良传统,得益于对中国画神韵的把握。加上后来西画的学习,受欧洲文艺复兴诸多大师作品的影响,尤其是法国画家多雷对其创作影响较大。多雷以圣经为题材进行创作的式样使他从中吸取了许多外来艺术的有益因素。创作了一套具有自我特点表现喜、怒、哀、乐的程式,并用这些程式创造了各种典型性格。曾浩在巨型油画的创作中,利用不同神态的人物个体,组成了各种不同的故事情节。烘托出主体人物的精神面貌,从而深化主题思想,更有力的展示整个画面的意境。在大幅的敦煌系列天籁系列作品中,伎乐不仅每一形象具有不同的动态神情,而且都各自具有不同的动态神情,而且都各自具有独立的意境。通过长期的艺术实践,这些作品融合了中国传统的表现技法和西方油画的表现手法,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类型特征的规范,以形写神,形神兼备。正如古代诗人所说:“吾闻画者多善幻,倏忽变化开宣冥。”这正说明了宗教艺术里想象和幻想在其创作思维过程中起着的重要作用。曾浩的作品中有着一批极富生命力。如《吉祥天使》、《歌舞生平》等系列作品,吸收了宗教艺术的创作方法和敦煌艺术表现手法,从题材内容到表现技法上曾浩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曾浩在受敦煌艺术的启迪下有了新的突破。敦煌壁画是造神的艺术。而神的形象来源于人。菩萨形象的背后便是歌伎、宫娃,通过神的形象,寄托着人的情思。在曾浩多幅的油画作品中,单幅独立的人物作品占有大部分。如《眷属》、《持莲花菩萨》等系列形象的塑造和眼神刻画,敦煌壁画在塑造形象时非常注意画眼睛、点眸子,因而在长期艺术实践中创造了画眼睛的程式,把生活中千变万化的眼神美,经过概括、提炼、凝结为美的形式。顾恺之的“阿堵使神”和张僧鹞的“画龙点睛”理论作为千古美谈,曾浩都谙熟于心。敦煌学者刘昞也说过“征神见貌,情发于目”;“目为心侯,应心而发。”多年来曾浩的众多作品都把心与目的关系表现得十分透彻,既发展了顾恺之的传神论,又与传统意思上的敦煌拉开了距离。使其作品烙有鲜明的时代气息和文化背景。


  艺术的动力来自真诚的内心感动,也来自于无悔的热忱追寻。当我再次站在敦煌系列《天籁》《敦煌乐舞》等油画作品前静静欣赏时,在他叙说他首见敦煌壁画时的内心震撼与感动,在他智光闪烁的眼神里,我似乎看到他正坚决不移地朝着梦想与憧憬的方向迈进。愿曾浩先生再接再厉,勇攀艺术高峰。